欢迎来到 大盛游戏-登录页面
全国咨询热线:
净利润连降两年 安踏服务商舒华体育冲刺IPO

  舒华体育也在招股说明书中提及,由于受到宏观经济波动、市场消费习惯、政府采购业务招标时间变动、市场竞争等因素影响,公司未来是否能够持续稳定增长存在风险,也有可能受到新产品推广、产品结构调整、运营管理完善等内部因素的影响。舒华体育称,公司为了维持业绩增长,加大了室内健身器材直销商用市场的推广力度。

  已经上市的健身器材商金陵体育和英派斯,2018年过得都不算好。根据两家上市公司年报显示,2018年金陵体育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19.31%,而2018年英派斯归母净利润则同比下滑24.63%。

  数据显示,2011年至2017年,我国体育用品行业增加值逐年增加,年平均复合增长率14.08%。但新京报记者在招股书中发现,舒华体育营业收入增长率有所放缓,2017年和2018年归母净利润连降两年,且降幅扩大。

  发行前林芝安大持有舒华体育2078.7万股,持股比例5.75%,是第二大股东。招股书显示,丁世家和丁世忠分别持有林芝安大35%股份,合计持股比例为70%。而安踏财报显示,丁世忠为安踏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丁世家为董事会副主席。

  与此同时,舒华体育经营活动现金流起伏不定,最近三年分别为1.45亿元、7395.64万元、1.32亿元,投资活动现金流则连续三年为负,最近三年分别为-1.73亿元、-1.47亿元、-1.1亿元。

  而近三年,舒华体育获得的政府补助都在净利润中占比超过10%,在2017年获得3306.99万元政府补助时,该补助在舒华体育归母净利润中占比达到约26%。

  舒华体育二股东背后股东为安踏体育董事会主席

  随着舒华体育经营规模的扩大,公司应收账款也相应提高。2016年-2018年,舒华体育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达到2.28亿元、2.64亿元、2.36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2.22%、38.39%和36.22%。

  不过公司招股书中称,目前国内的健身器材企业一方面为国外品牌进行代加工,另一方面自主生产中低端产品,产品设计能力较弱,研发投入不足,产品附加值相对较低。此外,市场还面临部分中小企业无序竞争、打价格战的风险。

  获政府补助超同行,一度占净利润26%

  最近三年,安踏体育、阿迪达斯、特步为舒华体育销售的前三大客户,其中,舒华体育2017年和2018年的最大客户均为安踏体育。根据招股书披露,2016年-2018年,舒华体育向安踏销售所产生的收入在公司整体收入中占比分别为5.93%、11.63%、14.21%,逐年上升。

  舒华体育主营业务为健身器材和展示架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16年至2018年,公司健身器材(室内健身器材、室外路径产品)和展示架业务合计占营业收入比例为98.92%、99.14%、98.75%。

  记者查阅2018年财报发现,2016年-2018年,金陵体育分别获得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贴245.87万元、607.47万元、369.05万元。而英派斯在2016年-2018年获得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247.79万元、422.87万元、800.48万元。

  2016年-2018年,舒华体育的展架业务收入分别为3.02亿元、3.21亿元、3.89亿元,在主营业务收入中占比在上升,分别为28.75%、28.66%、33.35%,前三大客户合计占展架业务的营业收入比例为75%。

  舒华体育就曾因竞业纠纷、网络购物合同纠纷等打过官司。除此之外,舒华体育还曾出现公司股东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责任纠纷。2017年,舒华体育称,张某未将青岛腾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财产完全独立于其个人财产,其个人与公司经营收益、债权、债务完全混同;张某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及股东有限责任,严重损害舒华体育的合法利益。而张某则认为,股东与公司债权人之间不存在任何侵权关系。

  英派斯表示,由于原材料上涨、汇率波动等原因的影响,公司净利润未能实现同比正增长。金陵体育称,体育器材制造行业利润水平变动主要系受产品总需求、行业竞争程度、产品成本以及行业上下游地位等因素的影响。

  据了解,舒华体育的产品是采用直销与经销相结合的销售模式,截至2018年12月31日,人文新闻公司拥有经销商244家。在业界看来,与直销模式相比,经销模式更有利于渠道的快速扩张,不过管理难度也更大。2016年-2018年,舒华体育通过经销模式实现的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37.64%、37.54%、33.49%。

  6月14日,记者尝试联系舒华体育证券事务部,但电话未能接通。

  在合作之外,有迹象表明,舒华体育董事长张维建和安踏集团董事局主席丁世忠私交甚笃。

  张维建和丁世忠同为晋江商团的一员,年龄仅差两岁。在泉州商报的一篇报道中,张维建称丁世忠为老大,“他是我们当中的老大,我们都听他的。如果有人对他提意见,他也会虚心接受。”

  2016年-2018年,舒华体育营业收入分别实现10.63亿元、11.32亿元、11.82亿元,2017年和2018年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幅度分别约为6.43%和4.44%,公司健身器材的营业收入增长率有所放缓。

  随着应收账款余额的提高,公司坏账的风险也随之增加。舒华体育也称,较高的应收账款金额降低了公司资金使用效率,在融资手段单一的情况下,将影响公司业务持续扩张,而如果客户财务状况恶化导致应收账款无法收回,则会对业绩产生负面影响。

  目前,舒华体育向安踏销售的产品主要为展示架。2016年-2018年,舒华体育向安踏销售的展架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7.70%、32.36%、33.94%,同期,公司展架业务平均毛利率分别为36.70%、31.10%、31.72%,公司向安踏销售的毛利率较平均毛利率每年均高出1-2个百分点。除了安踏之外,舒华体育的客户还有阿迪达斯、特步等。

  营业收入增速放缓,净利润连续两年下滑

  2016年,舒华体育获得政府补助1362.86万元,2017年获得政府补助上升至3306.99万元,2018年公司获得政府补助1611.74万元,三年合计获得政府补助6281.59万元。

  舒华体育近日递交了招股说明书。继金陵体育、英派斯之后,又一家体育器材公司准备上市。

责任编辑:张国帅

  相对应的,2016年-2018年,舒华体育归母净利润分别实现1.337亿元、1.272亿元、1.176亿元,2017年和2018年归母净利润同比分别下降约4.86%和7.5%,降幅扩大。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舒华体育前七大股东顺次为舒华投资、林芝安大、张维建、南京杰峰、张锦鹏、海宁嘉慧、金石灏汭,总持股比例为100%。舒华体育的实际控制人为张维建、杨双珠和张锦鹏。

  值得一提的是,安踏体育不仅是舒华体育的大客户,二者之间还存在关系。

  实际上,舒华体育下滑的归母净利润中,还有一部分是来自于政府补助。

 

  尽管净利润下滑、政府补助减少,但舒华体育所处的体育用品行业仍有长足的发展前景。根据国家体育总局公布数据,2011年至2017年,我国体育用品行业增加值逐年增加,年平均复合增长率为14.08%,2017年的行业增速为13.38%。根据2018年中国体育用品产业发展报告的统计数据,到2017年,我国规模以上健身器材制造企业数量已经达到275家。

  从占比来看,最近三年金陵体育获政府补助占归母净利润的比例为5%-13.8%左右。而英派斯最近三年获政府补助占归母净利润的比例为2.9%-12.8%左右。

  此外,舒华体育的第二大股东林芝安大的大股东正是其大客户安踏体育的董事会主席。舒华体育向安踏销售所产生的收入在公司整体收入中占比分别为5.93%、11.63%、14.21%,逐年上升。

  其中,金陵体育主要产品包括球类器材、田径器材、其他体育器材、场馆设施等。英派斯主营业务为从事健身器材的开发、制造与销售业务,主要产品包括有氧跑步机系列、家用健身车系列等。而舒华体育在招股说明书中提及,在竞争格局上,国内知名健身器材品牌主要为英派斯、奥瑞特等。

  舒华体育获得的政府补助超过竞争对手。同花顺数据显示,目前A股概念为体育器材的上市公司共7家,分别是双象股份、中体产业、新华都(维权)、金陵体育、探路者、英派斯、信隆健康。



Powered by 大盛游戏-登录页面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